周总理让我向中曾根康弘传话

  此后,中曾根先生顺应时势,对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立场更加鲜明并付诸行动。他同田中角荣、大平正芳、三木武夫实现联合,并在得到田中关于“就任后立即着手解决日中问题”的确约后,放弃出马竞选总裁的机会,转而支持田中。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全党必须高度重视这些来自国内外、党内外的重大风险,不断强化忧患意识和风险意识,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中继续磨砺初心,切实提高进行伟大斗争的能力和本领。

  同年年底,依田特意来见我,称中曾根先生想拜托我把他给周恩来总理、中日友协会长和对外友协会长王国权的亲笔信带回北京,我表示同意。

  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表明,中曾根先生对日中邦交正常化的早日实现,也有一份不可磨灭的功劳。所以,当他1973年1月以通产大臣身份访华时,周总理会见他三次,共交谈了八个小时,高度评价了他的历史功绩。1984年3月下旬,中曾根以首相身份访问中国。在欢迎宴会上,全国政协主席对中曾根说:“1973年阁下来中国访问,恩来同志同你见过面。恩来生前会见过很多外宾,但很少同我谈起外宾的情况,却对我谈过对阁下的印象。恩来同志说,中曾根先生年轻有才干,是一位有作为的政治家,将来是担任日本首相的人物。他的预言实现了。我有机会亲自向你转达恩来同志对你的评价,感到无比的高兴。”

  他还说:“日中两国是永远的邻居,处于隔绝状态不正常。长期以来,松村谦三先生为改善日中关系不断努力,我一直很敬佩、很支持的。现在美中关系解冻,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日本的政局也酝酿着变化,日中关系正常化的时机走向成熟。”他表示,愿身体力行,促进日中邦交正常化早日实现。

  虽说是与中曾根先生初次晤面,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自我介绍说,他是一直积极主张恢复日中邦交的松村谦三先生的忠实弟子,是最早访华的日本国会议员之一。1954年9月,他作为日本超党派的国会议员团成员出席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世界和平大会,会后取道苏联来访北京,此后一直关注中国的发展。

  于是,在依田秘书的安排下,我偕《文汇报》记者蒋道鼎秘密会见了中曾根先生。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要对中印关系把舵定向,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百年大计,为中印关系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携手实现中印两大文明伟大复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赋予中印关系新的内涵。

  在一体化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如何适应深刻变革的产业发展新特征,并以此为契机进行产业转型升级战略调整,是现阶段面临的重要问题和紧迫任务。

  记得那是一个晚上,当我来到会见他的秘密地点时,看到中曾根先生正襟危坐,似已等候多时。简单寒暄过后,我说带来了周总理的口信,周总理说,“谢谢你的来信,对你促进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决心表示赞赏,欢迎你在适当时候访华。”

  中曾根先生闻之,兴奋得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说,“这下子我的军国主义分子帽子可以摘掉了吧。”他对周总理理解他关于日中邦交正常化的主张十分高兴,并感谢我的传话,表示一定要为早日实现恢复邦交而努力。

  受国内外复杂多变的宏观环境影响,民间投资活动还较为谨慎,存在较大释放空间,这就需要打好组合拳,多措并举激活民间投资活力,扩大民间投资的关联效应和乘数效应,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多动力。

  一篇篇文章在系统数据库中汇聚起来,一位位专家不断“通关”,成为积极公正的评判者。提升网络理论表达活跃度,激活网上舆论引导正能量,iWaes的初衷,随之逐渐实现。

  表面看来,美国传媒推动民主自由,但事实上,美国传媒并未超越政治而存在,而是以一种“去政治”的表象, 对内维系权力精英统治下的个人主义民主,对外协助军事-商业复合体实施霸权能力。

  70年来,党领导人民经过艰辛探索,找到了一条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当我结束了在北京的述职和休假,于次年2月底返任时,周总理通过外交部亚洲司让我转达他给中曾根先生的口信。这样,我一回到东京,就通过依田的安排,又秘密会见了中曾根先生。

  互联网的独特魅力、强大吸引力和广泛渗透力与年轻党员的旺盛创造力等“诸力共鸣”,使得中青年党员成为“互联网党建”的中坚力量。依靠这支队伍推进新时代的互联网党建,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70年来,几代中国人准确把握世界大势,不断调整内外政策,推动我国实现从封闭半封闭向全方位开放的伟大转折,谱写了中国和世界共同发展进步的历史篇章。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贡献给世界的“大国智慧”“大国方案”,更需要“大国话语”来为其保驾护航。必须进一步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外话语体系的构建与译介传播。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当前,尽管中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经济运行继续呈现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发展态势,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积极因素增多。

  惊悉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溘然长逝,不禁忆起已故周恩来总理与他交往的一段往事。

  中国革命精神是我们的一个精神源头。如果没有源头,也就没有后来的水流。同时,还必须认识到,加强中国革命精神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当代价值。

  网络是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主阵地、最前沿。要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唱响主旋律,壮大正能量,做大做强主流思想舆论,把全党全国人民士气鼓舞起来、精神振奋起来,朝着党中央确定的宏伟目标团结一心向前进。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旗帜鲜明地倡导“共同发展”价值,为反思历史、检视当下、走向未来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一方面,长臂管辖本身就是一个混合的法律概念,在当前语境下又进一步衍生到政治行为领域,更加掺杂不纯。另一方面,长臂管辖是在全球化时代应运而生,其出现是针对其中的治理赤字有的放矢。

  当前,香港极端势力的行为早已越过底线,不仅严重挑衅“一国”底线,也会进一步撕裂香港社会,伤害大陆与香港之间的感情,给香港法治带来巨大危害。

  1969年5月,笔者作为新华社记者赴日本常驻。l971年秋,日本国内要求早日实现日中关系正常化的呼声空前高涨。一天,执政党自民党的三巨头之一——总务会长中曾根康弘的秘书依田实来见我。依田一年前还是日本广播协会(NHK)政经部的记者,因同行关系,我们很熟。他见了我就说,中曾根希望有机会同我晤面,当面阐述他关于实现日中关系正常化的主张,并透露称,中曾根可能出马竞选下届首相,希望中方重视他在政界的作用和影响。

  2019年上半年刚刚收官,中国经济交出的成绩单备受关注。尽管外部环境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加,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但中国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延续总体平稳的基本面,呈现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大趋势。

  通过这次会见,使我感到中曾根先生是一位有战略头脑、对国际形势的风云变幻非常敏感并善于应对的政治家,使我想起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中国古语。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周总理让我向中曾根康弘传话

      此后,中曾根先生顺应时势,对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立场更加鲜明并付诸行动。他同田中角荣、大平正芳、三木武夫实现联......

    11-30    来源:未知

    分享
  • 任正非:我们处在爆炸式创新的前夜

      站在智能社会的门口,我们要展望二、三十年后在这个新的社会结构中扮演什么角色。我们想象得到信息洪水的巨大,疏导巨......

    12-02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